您好,欢迎来到中视选房网!
首页 > 地产新闻 > 时政新闻 > 全文

市民开日系车 被人重击头部砸穿颅骨

来源:新华网 发布日期:2012-09-22 09:23:38
摘要: 51岁的西安市民李建利原本是家里的顶梁柱,但是现在,他只能在医院神经外科的病房里僵直地躺着。  李建利的左腿和左臂开始恢复部分活动...


 

 51岁的西安市民李建利原本是家里的顶梁柱,但是现在,他只能在医院神经外科的病房里僵直地躺着。

  李建利的左腿和左臂开始恢复部分活动能力,但身体的整个右侧却麻木瘫软,右腿只能迟缓地蜷缩,右臂和右手则完全不听使唤,除此之外,他的语言能力也受损严重,一次仅能说出一两个字的短语,比如“谢谢”、“饿”。

  西安市中心医院对李建利做出的诊断为,开放性颅脑损伤(重型)。

  幸运的是,在重症监护三天之后,他的意识基本清醒过来,一想到自己在9月15日的遭遇,眼眶便红了,无声地流出泪来,左手不太灵活地擦拭着。

  那天下午3点30分,他被人用一把U形钢锁重击头部,在头顶偏左的位置,颅骨被砸穿,当即倒地昏迷,浓稠的血与脑浆不断涌出,很快,嘴里也开始吐出血沫。

  当晚8点30分左右,医生为李建利进行了颅脑手术,11点30分手术完成,随后进入重症监护,脱离生命危险后,18日转入普通病房。

  李建利遭此厄运,只是因为他开着一辆日系车。

  “都是老百姓辛辛苦苦攒钱买的车,别砸行不行,我们买日本车不对,以后不买日本车了,好不好。”

  这几天,李建利夫妇俩正忙着帮大儿子李斌装修婚房,李斌今年26岁,计划明年结婚,赶在入冬之前把房子装好,时间正合适。老两口还有一个24岁的二儿子,也有了女朋友。

  15日一早,李建利开他的丰田卡罗拉,带着妻子、大儿子和准儿媳,赶到北郊的建材市场选装修材料,下午往回走,车子开到环城西路北段,遇到了反日示威的人群。

  按照以往西安反日示威活动的规律,他们原本以为,城墙外应该是安全的,示威抗议通常在城内进行,打砸日系车的情况也只是零星出现。但这次不同,从北向南开着开着,车子就陷入了密集的人流,他们想倒车,然后拐进小路,但已经是不可能了。

  李建利的妻子王女士发现,前面似乎有十几个人在砸车。很快,砸车的人群便来到了眼前,这些人手里拿着棍棒、砖块、钢锁,情绪亢奋,开始对卡罗拉动手。

  “我们下了车,在两边站着,想看看能不能劝他们不要砸。”王女士一个劲地跟周围的人说着好话,“都是老百姓辛辛苦苦攒钱买的车,别砸行不行,我们买日本车不对,以后不买日本车了,好不好。”

  努力讨饶着,车子另一边出了状况,王女士回头一看,丈夫倒在车头前,头顶血流如注,她马上扑过去,扶起丈夫的头,不知如何是好,顿时大脑一片空白,痛哭起来。

  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交警跑过来,坐到副驾驶的位置,说,“打开双闪,我帮你们开道”,同时联络其他警察赶快疏通道路。

  对两旁密集的示威者和围观者来说,这一变故也超出了想象。十几个砸车人继续去寻找新的目标,一些围观者在拍照,有人建议打120,有好心人递来一卷卫生纸,王女士拿着它摁在丈夫的头顶,但血浆仍然不断地流,很快染红了一片地面。

  一名红衣男青年跑过来,提醒王女士,就算打120,救护车也开不过来,赶快到对面拦车,送伤者去医院,否则有生命危险。

  环城西路的内环车道尚且畅通,男青年、王女士、李斌三人抬着李建利来到马路对面,恰好有辆空驶出租车经过,男青年拦住车,用吼的方式问司机:“拉不拉?”

  司机看着他们和满头是血的伤者,愣了几秒钟,一点头:“拉。”

  李建利横躺在后座,王女士捂着伤口,出租车匆忙出发。可是,只前进了500多米,路上的人又多了起来,出租司机把头探出窗外,高声向正在城门外执勤的警察求援,一位二十多岁的莲湖支队交警跑过来,坐到副驾驶的位置,说,“打开双闪,我帮你们开道”,同时联络其他警察赶快疏通道路。

  出租车开到医院急诊处,王女士在满是鲜血的提包里找钞票付车费,司机急了:“都什么时候了,救人要紧,车钱不要了。”

  “挺对不住那个司机的。”王女士在病床旁边念叨了好几次,“车后座都是血,司机得清理好一阵子吧,给人家添了多大的麻烦。”

  好心人帮助让王女士感动,这也是留在她内心的一点慰藉,但行凶者和打砸者的行为却让她困惑,“他们为什么对自己人动手”,王女士想了好几天,还是想不通。

  韩宠光的态度是,如果示威会导致打砸,那他愿意放弃。

  韩宠光今年31岁,河北邯郸人,在西安的一家机电广场租了摊位,做五金生意。9月15日那天中午,姐姐告诉他,公安局打电话找他。

  在公安局,韩宠光不但看到了公安系统的相关人士,还看到了机电广场的经理,甚至他们所在街道的负责人,其实,这次会见很简单,韩宠光在日本宣布计划将钓鱼岛国有化的当天,得到机电广场数百商家的签名,向公安局申请9月18日抗议示威,公安局的相关人士希望他放弃这次示威申请,因为从15日的反日示威情况看,个别人借机打砸,出现了大家都不愿看到的变化。

  韩宠光的态度是,如果示威会导致打砸,那他愿意放弃。

  从公安局出来,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,道路上示威和围观的人很多,很快,身着红衣的韩宠光发现,情况果然出现了混乱,个别人似乎不是来抗议,而是专门来发泄、破坏的,不断有日系车被砸,甚至一些参与砸车的人还会“总结经验”,比如,要集中力量砸同一辆车,不要分散。

  韩宠光看到的这批人有十多个,砸了一辆尼桑天籁,打了车主,把车掀翻,之后,对一辆丰田RAV4如法炮制,在之后,这批人甚至把路中间的隔离栏杆全部踢倒,堵住路拦车。很快,一辆尼桑被拦住,车上是两名女孩,韩宠光赶紧过去劝:“你们都是年轻人,不要欺负女孩子。”

  这伙人似乎很“义气”,果然被“将”住了,放过了尼桑。但是,1分钟之后,他们又拦住一辆日系车,开车的是一对母女,女儿看到有人砸车,吓哭了。韩宠光又来解围:“说好了不砸女孩的车,怎么又开始砸。”

  于是,这批人开始向前走,韩宠光想继续跟,但看到相反的方向过来了很多人,他赶快催促那对母女:“别往前开了,从倒着的隔离栏杆上轧过去,掉头跑。”但是,女孩车技生疏,精神紧张,试了几次不成功,韩宠光只好帮他们开,加大油门冲过栅栏,然后下车去追那批砸车的人。

  韩宠光一人赶上了那批砸车者,但无法确认凶手,只能整体性地拍摄视频,希望能将凶手也纳入其中。

  数十米外,很多人围着一辆车,而那批人已经继续向前走,韩宠光跑过去,挤过人群,看到一位老人倒在白色卡罗拉前面。“老人头上咕嘟咕嘟地冒着浓浓的血,还大口大口地吐血沫子。”

  韩宠光想起来,因为申请示威的原因,自己有公安局一位所长的电话,打过去发现,对方已经到示威抗议的中心地带“钟楼”去执勤了,可能是钟楼一带接打电话的人太多,信号很差,电话里声音很不清楚,断掉之后再也无法接通。

  周围群众有人喊“报警”,有人喊“打120”,韩宠光回忆说,“我当时想,不能再耽误了,就帮助他们家人把伤者抬到马路对面,正巧,来了辆空出租车,我那时样子可能比较凶,大声问‘拉不拉’,司机想了想,一点头,我就把伤者塞进了后座,对伤者的老婆说,赶快走。”

  “出租车走了之后,我就问他们家的那两个年轻人,后来知道是大儿子和未婚妻,问他们记不记得行凶者的样子,他们都说记得,我就带着他们去追那批砸车的人,打算找到行凶者之后,慢慢靠近,拍下照片,或者一直跟着,等到行凶者落单,再报警控制。”

  但是,他们三人走到玉祥门后,伤者的大儿子和未婚妻担心老人的伤情,要赶去医院。韩宠光劝他们:“医院里有医生救治,但如果你们现在不去锁定凶手,回头再找可就大海捞针了。”

  但两人还是放弃寻找,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去了医院。

  韩宠光一人赶上了那批砸车者,但无法确认凶手,只能整体性地拍摄视频,希望能将凶手也纳入其中。

  “西安公安”又连发4条微博,提醒市民要“理性爱国,拒绝暴力。”

关键词:开日系车被砸

(原文刊载:新华网 ; 选稿编辑:)
奢华海景房 东海黄金海岸

周边楼盘

楼盘 位置 价格
论坛热帖
松涛海景精美阁楼急售
怡海馨苑特价房小户型21.5万
威海悦海花园个人急售